纪念丹江口(均县)解放70周年系列报道之四

历史的足迹·革命故事篇

时间:2018-03-28      
  中国共产党在丹江口(均县)发展的历史,是丹江口(均县)党组织领导均县人民英勇斗争的历史。革命战争时期,丹江口(均县)共产党人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谱写了一首首可歌可泣的动人诗篇。
 
  七英雄视死如归 十八盘大捷后,红军按计划转移到房县大木场,留下300余名伤病员交由武当道总徐本善和十余名道人及当地群众分散隐蔽治疗。1931年6月18日,国民党军五十一师李柱中旅进占武当山紫霄官,疯狂进行报复,搜捕100多名红军伤病员。由于追查不出红军干部,气急败坏地要实施大屠杀。在这危急时刻,有7名红军重伤员挺身而出,抢着喊道:“我是班长!”“我是排长!”“要杀杀我……”国民党兵将这7名年轻的红军战士押到西宫后的大白果树下。他们面对敌人的枪口,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壮烈牺牲。武当山区的人民群众为表达对这7名红军英雄的崇敬与怀念,将他们牺牲的地方取名“红军坪”(烈士没能留下姓名)。革命群众和进步道人并没有被国民党军队的血腥镇压所吓倒,他们冲破封锁,为活着的红军伤员挖药、送饭,购买生活用品。红军伤病员痊愈后,道人尹教圣将他们化装成道士、商贩或采药人,先后分三批护送到房县大木场归队。
 
  纪大纲组织农民革命武装 均县东乡乌头村(今凉水河镇观沟村吴家湾)的纪大纲,幼年读过私塾,秉性刚烈,疾恶如仇。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均县政局混乱,悍匪骚犹,兵匪交祸,民无宁日,加之地主阶级的残酷剥削,贪官污吏的横征暴敛,致使广大农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纪大纲目睹此景,在家乡组织起了“红枪会”,以抵御官匪的欺压和抢劫。
 
  1927年3月12日,宋良由以国民党均县县部的名义,号召全县各界人士和农民群众进城开会,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两周年。纪大纲率领“红枪会”500余人手持刀矛枪棍来到均县城,参加了纪念大会和反帝示威大游行,在均县城外砸了杨记杂货铺等两家推销日货的商店,并冲击了“衣撒白二”天主教堂。从县城回乡后,纪大纲按照党的指示,迅速组织起农民协会,开展打土豪分田地活动,实行减租减息。
 
  1927年9月,纪大纲经吴生白、陈文振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纪大纲入党后,在党的领导下,开始在“红枪会”的积极分子中发展农民党员,进而建立党的支部。入党后的纪大纲,把自己家中20余亩土地分给少地和无地的农民耕种,并把“红枪会”置于党组织的领导之下。从此,“红枪会”成为中共均县地方党组织领导下的一支农民革命武装,乌头村也因而成为均县最早的一块革命根据地,鄂北特委、鄂豫边特委和均县地下党负责人也常到纪大纲家进行革命活动,党的许多重要会议也在他家中召开,他的家也因此成为党组织的联络站。
 
  1928年2月,纪大纲在中共均县青山港吴家湾特别区委员会(原中共均县特支组织,于1927年5月被破坏)的领导下,联合全县各地的“红枪会”、“白带子会”等组织,在全县范围内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烟苗地亩捐的斗争。这次抗烟苗地亩捐斗争的胜利,不仅打击了反动统治阶级的气焰,惩处了恶霸,而且极大地提高了农民斗争的积极性。
 
  武当道人庇护贺龙红三军  1931年6月5日,贺龙率红三军由洪湖来到武当山,武当山主持徐本善道总为红三军安排住宿,指派专人暗中保护贺龙;拿出钱粮支援物资奇缺的红军,主动安排弟子梁合启等人采集中草药医治红军伤病员;安排道人下山侦察敌情;主动带领徒众赴老河口一带协助红三军战士袭击国民党五十一师押运军火船只,截获各类枪弹50余万发,尽其所能帮助红军,表达了武当山众道对人民军队的一片关爱之心。徐与贺龙相处甚洽,每天凌晨、静夜,在父母大殿授以武当拳术。同年秋,红三军主力部队转移房县时,贺龙向道总徐本善赠送了20两黄金和30块银元,并书写了“伟人东来气尽紫,樵歌南去云腾霄”的对联相赠,以表达对徐本善等武当道人的感谢之情。次年春,徐将留在紫霄宫的500多名伤病员中治愈者,派人分三批护送往房县大木场归队;久治不愈而牺牲者,则买棺厚殓。
 
  张冰如一家勇救新四军家人 1946年8月20日,中原突围部队一纵三旅突围到均谷交界的浪河区簸箩岩一带。由于战斗频繁,行军打仗困难很大,三旅参谋长胡鹏飞和三旅七团卫生队支部书记李炬夫妇决定将不满周岁的儿子“胡中原”寄养在当地地下党员张冰如家。胡、李随部队继续转战在武当山区。
 
  12月下旬,胡鹏飞让张冰如设法将李炬转移到华北解放区。张冰如接受任务后,先把李炬安排住在家里,便开始筹集路费办理路条。由于当时形势险恶,为不被敌人发觉,张冰如陪同李炬,白天到后山躲藏,晚上回家安歇。形势严峻时,整天都躲在山里,由家人悄悄送饭,递送消息。
 
  不料消息还是走漏,敌人派了地方民团的一个团的兵力,在伪乡丁的带领下来到张家搜捕李炬。张冰如与母亲设法在前门拖住敌人,并大声说话与敌交涉以作报警,李炬闻讯及时从后门逃到后山的一个山洞里,未被搜捕敌人抓获。敌人抓住张冰如不放,准备严刑拷打。地方进步绅士张子重忙摆了五桌酒席,请敌人大小头目吃了顿饭,并将其带到团部(设在张冰如伯父张子重家),利用敌团长与盐池河乡魏觉民的密切联系,说明张冰如是魏乡长的亲外甥女,要求敌团长不看僧面看佛面,高抬贵手,放过张冰如一家。由于敌人也确实未掌握张冰如窝藏新四军的有力证据,加之其与威压一方的“地方蛇”有亲戚关系,敌人只好放人,使张冰如躲过此劫。
 
  李炬在山洞里躲了两天后,张冰如用自己的衣服给李炬换上,并准备了一些中学课本,把李打扮成一名放寒假回乡的学生,在吕有智的护送下,转移到老河口张冰如姑姑家里。此时,张冰如弟弟张业华在老河口酂 阳中学就学。张业华刻制“光化县老河口镇”的官方印鉴,制作了通行证及学校的印章和介绍信,偷盖了教务处和校长的私章,李炬带着这些证件,借用张业华的校徽、学生证,化装成流亡的学生,终于顺利地混出了老河口,几经辗转安全地回到了华北解放区。
 
  李炬走后,敌人找不到“新四军娘子”,却发现了新四军的孩子“小中原”,乡丁把小孩抱到了浪河伪乡公所。张冰如随之来到浪河,找到当时浪河乡国民兵团副官张伯康(张冰如家族一个远房哥哥),说这个小孩是自己的侄子,是张业鸿的孩子(张业鸿抗战初期到河南竹沟参加了新四军)。暗示张伯康,这个小孩也是他的侄子。张伯康不明就里,同时也不想把坏事做绝,做了个顺水人情,让张冰如把“小中原”抱了回去。
 
  1949年3月,均县解放后,张业华专程将“小中原”送往襄樊,交给了李炬同志。每当回忆此事,李炬同志都表示“我们全家永远感谢均县地下党和均县人民,感谢张冰如全家”。
 
  晏坤脱险  1946年冬,鄂西北军区主力部队离开武当山转移到外线作战以后,均谷房县县长晏坤奉命留在本地继续坚持斗争。均谷房县的管辖区域是从房县水田坪、均县的黄龙、丁家营、浪河店红庙垭子,到谷城县的黄山垭子一带,是三县交界的三角地带。均谷房县政府在石花街、黄山垭子、红庙垭子到均县县城这一要道上,建立了黄龙、丁家营、浪河、红庙、黄山垭子五个乡政府。县乡政府的主要任务是征粮筹款,以解决部队的给养和减轻人民的疾苦,任务十分艰巨。
 
  11月中旬的一天黄昏,晏坤带领30多名干部战士,在白杨坪辽竹湖一带同敌人遭遇。敌整编六十六师五五三团一个营和地方县乡武装数百人,在均县国民兵团总部副官张伯康及伪乡长吴执中、伪保长饶惠生等带领下,将晏坤等包围。汪龙青区长带领一部分武装阻击敌人,掩护晏坤等人突围。在对战中,汪龙青等7人壮烈牺牲。晏坤腿部中弹受伤,为不被敌人活捉,晏坤纵身跳下悬崖,侥幸侥幸被悬崖上两棵小树挡住而未被摔死。地下党员王高升、肖天亮、肖天德、戴天炳听说晏坤县长被打伤后,开始探听寻找。终于在一处陡壁的树杈上发现了不省人事的晏坤,随即将晏抬往孔家山后一个隐蔽的山洞里。肖天亮等人为避免敌人察觉,每当天黑后才给晏坤送饭,用盐水清洗伤口进行疗伤,后又将晏转移到王高升屋后半山腰的一个窝棚里隐蔽。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晏坤可以拄着棍子走路了。
 
  1947年正月初二,晏坤来到施家沟施元宝家隐蔽。施元宝倾向革命,拥护党,为人忠厚、正派,有正义感,其妻也很贤惠。正月初七,晏坤到山竹团去找王高升时,不料被伪保长饶惠生发现。王得知此情后,立即回家,迅速将晏坤转移到窝棚沟明邦有家躲避。明邦有是一个勤劳、正直、有政治头脑的人,对国民党政府深恶痛绝,在土地革命时期和抗战时期曾受到党的教育,参加过当地党组织领导的一些革命活动。明邦有把晏坤隐藏在自己家一间不起眼的茅草棚里,长达42天之久。后来,保长黄治俊、乡长吴执中听说施元宝、明邦有曾掩护过晏坤,对两人进行拷打审问,施、明二人至死不承认此事,黄、吴苦无证据,将施、明关押了一段时间后放回。此后晏坤一直在均谷房边界地区活动,直到8月底弄到一张浪河乡公所的通行证后,化装成桐油商人,经石花、宜城到达武汉,继续开展革命工作。
 
  全国解放后,晏坤被安排在武警总队工作。1989年4月3日,晏坤在回忆这段难忘的战斗岁月时这样写道:“每想起这些,都会引起我无限怀念和感激之情!这不光是对我个人,而是对我们党、对革命事业的巨大支持和奉献。”
 
  罗国钧转移  1946年10月28日,均县游击队总队部分干部战士在罗国钧的带领下,在丁家营老白公路上袭击敌六十六师三辆满载弹药的军车,夺取敌子弹数十箱后,将三辆军车和所剩弹药全部烧毁,因此均县游击总队受到王树声司令员传令嘉奖。此后,均县游击总队一直在均谷房边区作战。
 
  1947年1月18日,均县游击队总队在栗子坪被敌包围,经激战,我军伤亡20余人,游击总队当晚被迫转移到房县黄草坡。19日晨,均县游击总队在房县黄草坡击溃由均县尾追而来的一个连的敌人。随后,总队于当天深夜秘密回到均县盐池河铁佛寺,后因拦截敌运送的粮食,暴露了总队的踪迹。21日,敌以一个团的兵力包围了铁佛寺,并抢占了有利地形,我县游击总队虽经浴血奋战,终因敌强我弱,损失惨重,伤亡及失散200余人,只有罗国钧、危志洲(排长)等9人突出重围,转往房县境内,在房县丁家冲同江汉军区二团20余名失散的干部战士相遇。在罗国钧率领下,一起北返均县,准备继续开展游击斗争。当部队到达盐池河吴家大坪时,又一次陷入敌人包围,战斗中,除罗国钧本人脱险外,其余30余人全部被俘。
 
  罗国钧脱险后,在夜幕掩护下,带伤连夜逃到十三道阴沟地下党员祝自成家。祝见他衣服破烂,浑身血迹斑斑,立即为他清洗和包扎好伤口。吃完饭后,又为罗国钧换上便衣,为防止敌人追查,祝自成把罗国钧安排到后山一个山洞里躲藏,洞口用苞谷秆盖严,每天在天未亮和晚上天黑以后给罗各送一次饭,并为罗疗伤。一个多月后,罗国钧渐渐得以康复。祝自成又将其转移到家中隐蔽。由于敌人追查越来越紧,并扬言谁窝藏新四军及知情不报者,一旦发现要抄家杀人。为了不连累左邻右舍,祝自成找到地下党员祝天成商议,把罗国钧转移到浪河店四道河张敬德家,因为张敬德担任红庙垭保长职务,又和祝家是亲戚关系,又是绅士张子重的族人,张家比较安全。后由张子重出面请张敬德帮忙,罗国钧转移到了张敬德家隐蔽。期间,张敬德手下一个保丁祝天喜偶然发现罗国钧带着不少银元,便起了谋财害命之心,此事被张敬德妻子吴高英发觉后,把祝天喜痛骂一顿,制止了祝天喜。之后不久,张敬德将罗国钧化装成贩卖蚕丝的小商贩,通过关系在丁家营乡公所办了个通行证,派人把罗送往石花街,由此转移出去。
 
  解放后,罗国钧曾担任洪湖县县长,1979年罗国钧专程来到浪河祝天成、祝自成家看望和答谢。1988年庆祝均县解放40周年之际,罗国钧再次来到丹江口市,当谈到中原突围后,在均谷房开创根据地的斗争时,更是侃侃而谈,记忆犹新。
 
  陈伟(张业伟)、罗群夫妇转移 陈伟,均县浪河人。1939年6月,由均县南区地下党派往河南竹沟中原局党校学习,后分配到中原军区一纵二旅六团工作。中原突围时,陈伟夫妇经组织批准,先回到浪河后,再向北转移。
 
  1946年8月上旬,中原南路突围总队一纵三旅来到浪河簸箩岩一带,陈伟夫妇找到三旅政治部主任胥治中,介绍了自己家庭和当地的一些情况,特别是介绍其父张子重、其兄张业新的情况,希望他们为党和新四军做力所能及的工作。张子重是浪河一带有名的地主绅士,在抗战时期曾支持过地下党的工作,他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都曾加入了均县地下党。中原突围总队到达浪河后,张子重为安全转移新四军干部做了有益的工作,他一方面积极筹集经费,一方面又让张业新和另一位党的同情者黄巨陆在老河口开办了一家名为“巨星”的商店,作为向外转移新四军干部的“中转站”。李炬、李人林、许道春、徐德荣、陈少华、任朝友等几十名新四军干部先后经巨星商店护送出去的。
 
  为这个“中转站”工作的还有地下党员饶俊(饶世凡)和饶中一。抗战期间,饶中一曾担任国民党均县青山港区区长,为南区地下党做了很多工作。1942年地下党组织被破坏,饶中一受牵连被捕入狱。1946年出狱后,又当上了老河口镇伪警察所长,为新四军干部、战士向外转移做了大量的工作。1946年9月,陈伟、罗群夫妇持有老河口警察所开出的护照、通行证等,通过谷城、老河口,经孝感到达华北解放区。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均县地下党始终依靠群众,和人民群众一道积极救援、帮助新四军指战员疏散转移,配合新四军创建根据地,收留和掩护突围部队的大量伤病员和失散掉队的新四军战士,同广大人民群众建立起了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血肉联系和鱼水亲情,深深扎根于人民群众之中。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水都网(www.hbdjk.com)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丹江口市委宣传部 主办:丹江口市传媒中心(广播电视台)
水都网电话:0719-5239269(投稿) 5239262(编辑)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5239262  邮箱:djksdw@163.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鄂ICP备05023351号  鄂网备案证号:420303  鄂公网安备 42038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