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老兵张文魁系列报道之一

七枚奖章揭开老兵传奇经历

时间:2019-08-28      
 
  水都网讯(邓启鑫 于殿宏)91岁抗战老兵,军旅生涯战功赫赫,深藏功名60载,不为子女所知,8月23日,我市英雄老兵张文魁被《人民日报》点赞,从抗日战争到抗美援朝,硝烟弥漫、戎马十年,七枚奖章揭开了老人不为人知的传奇人生。
 
  战火纷飞入党   满腔热血参军
 
  1928年,张文魁生于山西省长治市韩店镇南仙泉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出生不到三天,母亲亡故,与父亲相依为命。日本侵占山西后,父亲被日本侵略者抓去挑煤并打折胳膊致残。
 
  看到乡亲们和自己的亲人遭受日本鬼子惨害,年轻的张文魁心中暗下决心“要上战场,杀敌报国!”。1945年6月,17岁的张文魁在家乡报名参加了民兵,由于工作积极、勇敢,很快担任了民兵队长,斗地主、分田地、支援抗战。
 
  1945年9月,抗战刚刚结束,国民党部队就开始在制造摩擦、挑起事端。9月10日,上党战役爆发,9月20日,晋冀鲁豫军区集中主力围攻长治。张文魁带着二十多个民兵,每天穿梭在战火中,保护担架队和伤病员的安全,长治战斗还没结束,张文魁和担架队又被调去支援五台山战斗。
 
  “战斗中,很多战士牺牲了,担架队也牺牲了很多人。”时隔70余年,老人仍记忆清晰。
 
  抢救伤员、运送弹药、保护担架队,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张文魁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考验,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任务,1947年3月,19岁的张文魁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从在鲜艳的党旗前举手宣誓的那一刻起,我的一切都属于党。”张文魁说。
 
  战火锤炼出无数优秀的中华儿女。入党后的张文魁热情更高、劲头更大,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了张文魁和许多年轻人的向往。1947年9月,在区里的一次会议上,张文魁和同村的六名年轻人报名参了军。
 
  张文魁虽然在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七,但在他出生之前哥哥姐姐全都夭折了,家里只剩下他一个。按当时的政策,家中独子可以不参军,
 
  “我是党员,又是民兵队长,还是支前模范,村里的6名同志都是我做工作参军的,自己怎么能落后?”张文魁说。
 
  “当兵我不反对,别开小差当逃兵跑回来给我丢人。”残疾的父亲看着“倔强”的儿子,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是独子,父亲残疾,家里需要人照顾,就不用参军了,在村里带领民兵一样是干革命。”接兵时,部队领导看着已穿上新军装的张文魁,做工作让他留下来。
 
  “我不回家,坚决留在部队,打老蒋。”就这样,满腔热血的张文魁如愿以偿成为晋冀鲁豫军区第九纵队的一名解放军战士。
 
  身经百战 见证新中国诞生
 
  从挺进中原、三大战役、渡江战役,到解放大西南、抗美援朝,在决定新中国命运的每一场大决战中,张文魁老人几乎都参加了。
 
  在记者的采访中,老人对参加的每一场战役仍记忆犹新,仿佛发生在昨天。
 
  “1948年,为配合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我们九纵在司令员秦基伟的率领下强渡黄河,挺进豫西、连克15座县城......8月郑州战役打响,九纵是主力部队,仗打的很激烈,双方伤亡都很大......10月22日郑州解放,我所在的27旅还活捉了1千多个俘虏,部队首长还安排我把俘虏押送到伏牛山革命根据地。”
 
  “打淮海战役的时候,我们部队有炮兵没有大炮,我被首长派到郑州学习修理从敌人手里缴获的大炮,从那以后,我就一直与炮打交道,成了一名炮兵。”
 
  “1949年4月6日早上6点,渡江战役打响后,我们炮兵万炮齐发,我在化炮营,主要朝江面上打烟幕弹,掩护部队渡江。”
 
  “渡过长江后,我们乘胜追击,一直打到江西,然后福建、浙江,后来打到广州时,新中国成立了,战士们都欢欣鼓舞,战斗的热情更高了。”
 
  新中国成立后,张文魁和战士们又进入广西,消灭白崇禧部。1950年,进入贵州,发起解放大西南战役,尔后进入四川剿匪。
 
  “入川不久,我们就接到命令,参加抗美援朝。1951年4月在丹东开了誓师大会,当天晚上就过鸭绿江入朝参战了。第五次战役、上甘岭战役、仁川战役,我都参加了。”张文魁说。
 
  通过与张文魁老人的交谈和资料整理,记者统计了一下,老人竟参加大小战役百余次,可谓身经百战、九死一生。
 
  枪林弹雨中锤炼出革命战士
 
  “新中国的成立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这句耳熟能详的话, 张文魁老人是当之无愧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以抗美援朝为例。
 
  张文魁所在部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15军45师134团,军长秦基伟。
 
  一过鸭绿江,张文魁所在部队就遭到敌机的狂轰滥炸,汽车、大炮损失很大,一次,一枚炸弹在张文魁附近爆炸,一名战友当场牺牲,张文魁干粮袋里的炒面和身穿的棉衣絮都炸飞了。入朝作战三年多,张文魁和战友们从没喝过开水,一是没烧水的东西,二是怕暴露目标,战士们喝的都是山上流下来的水、路边水沟里的水;吃的是炒面,炒面吃完了,就用草根树皮冰雪充饥,直到1952年才能吃上些高粱米、大米、压缩饼干,但食品依然很少。为躲避敌机轰炸,部队只能白天隐蔽休息,夜晚行军追击,睡觉时就挖一个坑,铺上一些树枝树叶,人就睡在坑里,被子也没有。
 
  与艰苦的生活相比,战斗更为残酷。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张文魁所在炮连白天对敌作战,到了晚上,给坑道里的步兵送弹药、水和食物,道路上敌人用机枪封锁,到处都是牺牲的战友,战士们踏着尸体前进;战斗激烈的时候几天都不能睡觉。有时困极了的战士倒在坑道里就睡了,醒来一看,周围都是炮弹坑,而许多战士再也没能醒来。
 
  “有一次炊事员送饭到坑道,美国鬼子一发炮弹把坑道炸坏了,饭炸没了,炊事员也牺牲了。”“部队伤亡很大,有的一次战斗下来,一个连牺牲的人数比两个连的人数还多。”张文魁回忆说。
 
  战争,夺去了很多鲜活的生命。“我们村和我一起参军的另外两名党员,一个叫何敬德,在四川剿匪时牺牲了;一个叫杜启富,在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中牺牲了,杜启富受重伤后,被抬下阵地,恰好经过我所在的炮兵阵地,看到我,他还用力地喊着我的名字,但当时正在激烈的战斗中,我只是说了一句:“安心养伤,战斗结束后去看你。”直到战争结束,回到家乡,我到他家,看到屋里的牌位,才知道他牺牲了。”想起无数牺牲的战友,张文魁禁不住热泪满眶。
 
  如今硝烟散去,张文魁战斗的地方,现在到处是欣欣向荣景象;从枪林弹雨中锤炼出无数的优秀革命战士,用生命和热血换来了繁荣昌盛的新中国。历经无数次惊天动地的战斗,已和老人的七枚奖章一样,静静的躺在包裹里,尘封在记忆中。
 
  “和当年牺牲的战友相比,我已经是十分幸福和幸运的人,没有权利向向党和组织伸手,参加革命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是永远相信党,跟党走。”这是张文魁老人对自己戎马生涯的总结。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水都网(www.hbdjk.com)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丹江口市委宣传部 主办:丹江口市融媒体中心 丹江口广播电视台
水都网电话:0719-5239269(投稿) 5239262(编辑)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5239262  邮箱:djksdw@163.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鄂ICP备05023351号  鄂网备案证号:420303  鄂公网安备 42038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