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鸡庙的传说

时间:2020-06-10   作者:陈信斌 陈信军 李伟   
 
 
  走进丹江口市土关垭,大家都熟知杨家湾,陈家湾、熊家湾、常家桥,周家营……,然而有这样两条沟,是一个陈姓家族自明洪武年间由山西洪洞大槐树迁入,繁衍生息六百多年,人丁兴旺十几代的地方,为何不叫陈家沟,却叫锦鸡庙沟和疤核桃沟?
 
  带着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以及对神秘的锦鸡庙的向往,2016年2月27日,秦楚网,水都网的友友们几十人相聚土关垭集镇,走进锦鸡庙沟。
 
  沿途经过修缮一新的水库,路边是展露蓬勃生机的小草,野花。满目群山起伏,沿着哗啦啦啦流淌的小溪穿密林一路登高;时而低吟的鹌鹑叫声儿,布满青苔的的石阶,都没能留住我们期待的脚步,一路急上,向着大家共同期待的地方----锦鸡庙!
 
  队友们的窃窃私语,暂露尖尖小角的野韭蒜,外香内苦的黄花苗洒满一路。终于,锦鸡庙垭脖儿的那颗歪脖子冬青树出现在大家眼前。丹江口市地图上标注的古路垭到了!瞬间,队友们沸腾了,一路尖叫,涌向锦鸡庙垭脖。
 
  早早等候在垭脖的解说黄自余,黄自华,还有砍路割刺的王大叔,带领我们见到了共同期待的锦鸡庙遗址和数个残缺佛像。在这棵歪脖冬青树下,大家静静地聆听解说黄自余娓娓道来:
 
  很早以前,锦鸡庙东西两条沟分别叫着东沟(日出)、西沟(日落)。东沟陈家有子虎娃儿,聪明伶俐,勤劳能干,是汤湾方圆几十里最能干的娃子。西沟汤家有女婉儿,知书达理,楚楚动人,可惜家道中落。两人每每农事劳累,都在锦鸡庙垭脖那棵冬青树下喝水,歇息,久而久之,俩人相爱了。发誓朝夕与共,永不分离!陈家虎娃儿聪明伶俐,勤劳能干,自然上门提亲无数。陈老妈妈相中了四方山一大户人家的姑娘,并替儿子应充了这门婚事。深爱着婉儿的陈家虎娃儿誓死不从,誓言必娶婉儿,无奈之下陈家只好依了儿子。
 
  当时,正值北修故宫,南修武当时代,全国各地的青壮年劳力都被抓去做工,武当山下的陈家虎娃儿自不例外,离开自己心爱的妻子去做苦力。自此:“与君吻离别,相送到村口;夕阳长身影,自此各天涯!” 不满这门亲事的陈老妈妈(旧社会家庭都是老婆子当家)王法很大,儿子一走,就开始刁难折磨儿媳妇。鸡叫第一遍,儿媳妇起床做饭,鸡叫第二遍,把水缸挑满,鸡叫第三遍,天不亮下地干活。不到晌午不准回家吃饭。还有犁地、磨面等重活。几年下来,婉儿顶不住了。有时,坚持不住的她拖着疲惫的身躯,爬到了那棵歪脖冬青树下,任泪水流淌,想着她挚爱的夫君。这时就会有一对漂亮的红腹锦鸡给她衔来野果充饥,深情的凝望她后再咯--咯--的飞走。久而久之,他们便成了好朋友,锦鸡陪她度过了难挨时光。
 
  终于,朝思暮想,日夜思念婉儿的陈家虎娃儿终于带着工钱回来了。在那棵歪脖冬青树下,见到身形憔悴的婉儿,哭着喊着婉儿,为他擦干泪水,并深情相抱。听说婉儿的境况后,似有所悟的陈家虎娃儿仿佛看到绵延起伏的群山万壑,霞光映照下的那颗歪脖冬青树下,无处不有着漂亮善良的一对对锦鸡。
 
  从此,他们男耕女织,生了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陈老妈妈后悔不跌,从此改变了对婉儿的态度。
 
  于是,陈家虎娃儿就用挣来的工钱在东沟和西沟相连的垭脖那儿盖了一座娘娘庙,并取名为锦鸡庙。这里后来成为西北部香客朝山进香的必经歇脚之地,被周边人们称为古路垭。在此居住的陈家子嗣为了怀念先祖那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总要在每年的重要节日前来祭拜!从此,陈家子嗣总能与相爱的人共结连理,福佑子孙。这个陈姓家族发展成方圆百里的大姓望族。
 
  听了黄自余讲诉的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我们仿佛穿越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空,一起去见证那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时空凝结了,满山摇曳的树影,随风舞动的花草,都化为咯咯鸣叫的一对又一对锦鸡!
 
  人生不枉大爱一场。在下山前往驴友小小小鸟的长岭风情农庄就餐的路上,年轻的朋友们格外开心。
 
  这一切,我们感受到了,当人生沐浴在爱的长河里,一切,就是那么美好!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水都网(www.hbdjk.com)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丹江口市委宣传部 主办:丹江口市融媒体中心 丹江口广播电视台
水都网电话:0719-5239269(投稿) 5239262(编辑)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5239262  邮箱:djksdw@163.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鄂ICP备05023351号  鄂网备案证号:420303  鄂公网安备 42038102000103号